中新社上海3月7日電 題:中國首個女試飛工程師團隊的“苦”與“樂”
  中新社記者 李佳佳
  如果說試飛員是“刀尖上的舞者”,那麼試飛工程師就是這出空中舞劇的“編導”,只是這個“編導”的工作更神秘,職業風險更高。
  上海徐匯區的中國商飛民用飛機試飛中心內,一身便裝的李楠正在仿真操作平臺上指導隊友操控駕駛桿進行飛機爬升:“註意速度,你剛纔‘失速’了。”
  更多的時候,李楠還是一身橘黃色防火飛行服的打扮,出現在外場試飛現場,年紀輕輕卻“不愛紅裝愛武裝”,只因為李楠從事的職業特殊,她來自於中國首個女試飛工程師團隊。
  2012年4月,中國商飛公司組建成立了民用飛機試飛中心,由16名試飛員和34名試飛工程師組成。在他們當中,李楠等6名女生組成的“試飛巾幗”尤為突出,為長期清一色的男性試飛隊伍帶去了一抹耀眼的亮色,也填補了中國在該領域的空白。
  如今,“試飛巾幗”團隊已集結7名成員,且全部是80後,其中更有一名90後,平均年齡不到27歲,專業涉及動力、環控以及航電等多個領域。
  中國軍事專家陳洪曾將飛行員比作騎手,將試飛員比作馴馬師,面對一匹無人騎過的烈馬,馴馬師的任務就是去摸清烈馬脾氣秉性,弄清它可以跑多快、跳多高。那麼試飛工程師就更像是馴馬師的教練,指導著馴馬師的一言一行。
  “在試飛前,試飛工程師要編寫試飛大綱、測試任務書等,具體怎麼飛,要飛哪些試驗點,飛行時候的氣象要求、機場要求以及相關保障,全部都要寫清楚,”李楠說,而到了飛行過程中,試飛工程師還要與飛行員並肩作戰,“有時甚至要直接站在駕駛室內,實時為飛行員提供訊息與指導”。試飛結束後,試飛工程師還需要對試飛的各項數據進行專業分析,航後講評並編寫最後的試驗報告,“我們的工作貫穿了試飛的每一個環節”。
  如果說男性在從事試飛時有著體力上的先天優勢的話,那麼李楠她們有的則是女性特有的嚴謹和細心。“試飛工程師是一份責任相當重的職業,試飛風險高,要確保萬無一失,我們在做數據分析時,哪怕是弄錯一個小數點、一個位數,都極有可能造成災難性的後果。”
  “因為我們測試的都是飛機的極限,”李楠說,有時單是考察飛機的“失速”性能,一個架次就要完成幾十次這樣的動作,“那種感覺就好比‘蹦極’,一般乘客做一輩子飛機估計都不會遇上一次”,“在做‘尾旋’測試時,甚至要背著降落傘包上飛機”。
  或許是因為危險性這樣的烙印太深,也或許是因為試飛工程師職業本身的神秘,這群已到適婚年齡的女生同樣要面對“好女也愁嫁”的難題。“試飛巾幗”的7名成員當中,如今只有副隊長鄭麗組建了家庭,“我們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可能男人會覺得這樣的女孩子太強勢了吧”。
  雖然有艱辛,也許還有遺憾,但是作為中國首個女試飛工程師團隊,她們中的每一個人都在歷練中收穫成長。個子不高、身量纖纖的鄭麗說:“能做試飛工程師的女性本就少,在這個男女比例十幾比一的崗位上,我們各司其職,在任何一個地方都能夠發光發熱。”而李楠說:“當看到中國自行研發的ARJ21支線客機飛上天去的時候,我們下麵的很多人都哭了。並不是說能拿到多少工資,我們的工作自豪感、成就感占更大的部分。”
  在平時的生活中,幾個女生最喜歡哼唱田震的那首《鏗鏘玫瑰》,“風雨彩虹,鏗鏘玫瑰……”就好比她們生活的真實寫照。不僅如此,幾個女生還結合一枝怒放的玫瑰與中國商飛公司的標誌做成了團隊的LOGO,不僅象徵中國蒸蒸日上的藍天夢想,也象徵中國女性剛柔並濟的時代精神,同時也寓意堅韌、頑強與拼搏。(完)  (原標題:中國首個女試飛工程師團隊的“苦”與“樂”)
創作者介紹

diy傢俱

mb40mbftx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